李敖有话说:台湾语早晚被淘汰; Li Ao on Taiwaness Dialect

By Xah Lee. Date: . Last updated: .

Chinese historian Li Ao talks about the survivalability of Taiwanese Hokkien (台語) dialect.

444 李敖有话说:台湾语早晚被淘汰 A.
444 李敖有话说:台湾语早晚被淘汰 B.

In these, he showed, ~200 Chinese terms and their origin. Quite fantastic.

Here's partial list:

哲学

宗教

社会

就好像现在我们用的牙签一样,牙签我们是剔牙的,可是古人的牙签是插在书上做标识的。

经济

政治

法律

0:14 国际

0:26 教育

1:30 数学

有人打出吗?我实在打太慢。

Also, the indicated that the term “名词” (noun), is of Japanese origin. (todo: verify).

Here's a incomplete transcription:

我跟大家今天谈一谈语言的问题,请看一项记录,六千八百种语言其中五到九成本世纪要消失。就是说,语言学家相信到二一零零年,可能有三千四百到六千一百零二十种语言灭绝。人类在地球上,南腔北调有各种语言,在过去人类相互接触的方式比较简单、比较单纯,这种语言在小国寡民的或者小的村庄、小的聚落里面可以存在,但是现在所谓的世界越来越变成你不能关着门过了,所以就发生强势的语言和弱势的语言,逐渐把弱势的语言打败了。弱势的语言跟不上会消失。没有十万人以上说,没有文字跟文字做背景、做基础去支撑它的时候,这个语言就会被淘汰。譬如,台湾的高山族,只有语言,缺乏文字,文字跟不上的时候,它的文化不能成长,不能够传承。所以,没有文字的语言就遭遇到威胁。

今天台湾为了政治的形态,很多人说要讲妈妈的话。什么是妈妈的话?就是说每个小孩子都有权利讲他妈妈的话,用这个方法来提倡台湾所谓的本土语言。如果讲本土语言,那么台湾有闽南话的族群,也有讲客家话的,也有讲刚才我所说的高山族的话,还有这些一九四九年大量来到台湾的外省人讲的南腔北调的话,从宁波话到上海话各种话都有。所台湾的语言就混在一起。今天有些人居心叵测,做政治性的炒作,说:“我们讲妈妈的话”。那什么人讲妈妈的话?就是讲闽南话的这批族群。他们这样讲的时候,出来一个矛盾。讲闽南话这批人最多,他们却说,这就是台湾话。如果你是台湾话,你把客家话就挤掉了,一种语言变得独大。可是问题出来了,我们经过统计才知道全世界讲闽南话的人有五千六百万人,台湾人口只有两千三百万。换句话说,还有三千三百万人讲的是闽南话,可是不是台湾地区这个人所讲的。台湾地区讲了半天妈妈的话,发现你即使两千三百万人包括我李敖都讲你们所谓的台湾话,事实上台湾话这三字没有这个东西,在语言学上叫做闽南话,两千三百万人都讲闽南话了,还挡不住外面还有三千三百万人讲的同样的人,人口比你还多。那个三千三百万人什么人呢?主要的不在新加坡,讲这种语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福建省的南部,真正的闽南人,比台湾人还多。这下子弄拧了,你讲妈妈的话,那边的妈比你这边的妈还多,你怎么说是台湾话呢?所以这个理论上站不住,事实上也站不住。更要命的,这种语言跟文字不能衔接,不是说台湾话也好、闽南话也罢不该学,而是说来得及来不及学。今天我们讲的所谓普通话,他有文字、有书,古书就是十万种,有这些大量文化做背景,而闽南话无法用文字充分地表达出来,也没有这种文学作品、这些书来在后面支撑。换句话说,它基本上跟高山族的话差不多,有声音,没有文字。所以当你不断地提倡妈妈的语言的时候,你这种语言在世界的竞争里面是个弱势语言,尤其它没有文字跟上去,也没有文化跟上去,这个语言是没有根的。即使两千三百万人讲,即使五千六百万人讲,这语言没有文化的意义。换句话说,它不能够成长你的文化,这个语言是要被淘汰的、被消灭的语言。那么我们说普通话不被消灭呢?讲它的人太多了,它有文化的基础撑在后面。

我李敖今天拿几个例子给大家说。大家看看,有很多我们所谓的语言有很长很长的历史背景,我们才知道这个语言不是空的,这个语言是实的。我举个例子给大家说,我们哲学类里面,“实体”是四书里面中庸的话,“诡辩”是史记的话,“唯心”这是佛经里面的话,“演绎”这又是四书里面中庸的话,“乐观”这是汉书里面的话。我们今天所使用的这些语言少说也都是宋齐梁陈、魏晋南北朝时代的以前的语言了。这个语言跟着我们都是上千年了,这种语言形成了文字,今天被我们用到了。如果你今天高山族没有这个声音,有声音没有文字,就跟不上。同样的我们宗教字眼,“上帝”这是书经里面的话,“天主”这是史记里面的话,“天使”这是庄子里面的话,“牧师”是周礼里面的话,“神父”是后汉书的话,“传教”这是唐朝人的诗。我们再看“社会”两个字是世说新语的话,“阶级”两个字是后汉书的话,“主席”两个字是史记的话,“同乡”这是庄子的话,“同志”这是后汉书的话。当然,现在我们说同志,同性恋的就是GAY,可是我们不要忘记这个语言本身的原始意义在这里,就好像现在我们用的牙签一样,牙签我们是剔牙的,可是古人的牙签是插在书上做标识的。这个两个字,语言的内容有改变,可是它的来源形成一个词汇,可就源远流长。你的闽南话、高山族的九种语言没有文字跟上去就落伍。同样的我们看,经济上面的话,“经济”这文中子的话,“专利”这是左传的话;政治类的话,“总统”两个字是汉书的话,像内阁、国会、民主、党部、政府 创制、监察,这都是古书里面的话。我们再看法律类里面的话,“宪法”这是国语里面的话,刑法、民法、工法、上诉,这都是古书的话,“三读”两个子是朱熹的话,换句话说是宋朝的话,距离现在一千年了。同样的,在国际的这一类里面,外交、条约、通商、移民、侵略、中立、大使、国书,这都是古书里面的话;教育类里面,… “博士”两个字是史记的话,硕士、学士、修业、卒业,这都是最晚在元朝里。…在数学方面,方程、测量、百分比例,我们想到比例两个字是宋朝诗人陆游诗里面的话,“几何、积分”这都是数学里面的话,当然古人有这种词汇跟现在不能画成等号。可是我们不要忘记,当我用了两个字的时候,是从古代这边来的。

这种来源我们自己常常也搞不清楚了,所以我才跟大家讲过一个故事。清朝有一个大官叫做张之洞,他有一次批公文看到一个词汇,他就批这个词汇是日本的名词,我们中国人写中文,不要用。结果他手下的秘书很聪明也很有勇气,就呈文给张之洞,说您说的这个词汇是日本人的名词,名词两个词也是日本货。张之洞才发现原来他不知不觉之间学到了两个字“名词”就是日本货。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谓挡住别人的文化,事实上挡不住,它偷偷摸摸的、潜移默化的、不知不觉的就到你的脑海里面去,然后叫你想不到的时候说出来。当然,这里还有工业、商业、艺术、地理、理工等各方面很多词都是古已有之。我拉杂举这些例子给大家看,告诉大家,这个词汇当一千年前人用的时候不是我们现在的意思,有的已经跟现在的意思不相当了,可是词汇本身还在,改头换面了,意思也改变了,它还在,这个文字还在,它所能传播作为文化工具的传播的功能还在。可是,当这种语言不能够跟文字来结合,不能够跟文化来结合的时候,这种语言在现代世界里面没有竞争力,它被淘汰。

这就是我跟大家常常讲的一个故事,英国在十四世纪的时候讲的语言是一种方言,像是个客家话的方言。还不是英国的,是德国的一种客家话,德国一个村落里面的方言。后来,英国人自己文化在扩大,有他们写的英文的圣经、英国人的文学作品出现了以后,英国的语言开始变强大了。可是在没有强大以前,英国大学讲课用法文,国会里面议员吵架用法文,教堂里面大家讲话用法文。可是经过十四世纪、十五世纪、十六世纪以后,英文忽然就膨胀起来,文学作品出来了,它的语言变得强势了,到今天威胁到全世界的语言,威胁了法文,威胁了我们中文。可现在我们知道,当语言大的时候,你威胁不了我,所英文虽然大,你打不到我法文,打不倒我们中文,打不倒西班牙文。这就表示说,这些语言都有文字和文化撑腰的。可是,我们必须说原住民九族文化也好,十个族也罢,跟今天所谓爱台湾的这些傻瓜们认为台湾话就是闽南话是我们妈妈的语言,我们要提倡本土语言,浪费小孩子时间。为什么浪费时间,因为他文化跟不上,小孩子花了很多时间学了这些话,在世界上面没有用,在世界上面你这个语言要被淘汰。请问这种政策,就是浪费的政策,这就是今天我们所关心的。

你看看学术论文里面看,像董同合,台大以前的教授,写了四个闽南方言,他里面谈到了厦门话、龙溪话、晋江话、揭阳话,不管哪一种大同小异,台湾的所谓本土语言都不能逃出这种范围。换句话说,这种方言,不管是泉州方言、漳州方言统统在文化上面、文字上面跟不上。所以我们说,我们必须学普通话,必须用普通话来维系我们语言上的这个位阶,才不会被英文打倒。今天,世界上这种强势语言打不倒中文,可是打不倒的中文是有语言有文化的普通话所形成的中文,而不是各省的方言。虽然有五千六百万人讲闽南话,虽然其中的两千三百万人,即使包括我李敖在内都讲了闽南话,都无法挡住大江东流。我们都要做了一个时代的逆流,都要被淘汰。所以,我们应该保持这种警觉,不要相信这种政治的语言。在任何的语言的政策之下,除了走普通话和接受普通话的文字所形成的刚才我所说的这些词汇和词汇所带来的这些文化的基础以外,我们实在没有第二条路好走。这些热爱妈妈话的人,可以觉醒,高山族、原住民热爱他妈妈的话,结果他们在文化竞争上面、在政治势力上面、在经济势力上面都被淘汰了。为什么?这个世界是无情的。所以,在未来的五年以内,六千八百种的世界的语言都要被淘汰,台湾也不例外。

verif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