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ksha (夜叉) i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游记)

By Xah Lee. Date:

Yaksha 夜叉 appeared in 西游记 (Journey To The West) many times. Here's a list of all occurrences.

西游记,第三回 (页1):

好猴王,跳至桥头,使一个闭水法,捻着诀,扑的钻入波中,分开水路,径入东洋海底。正行间,忽见一个巡海的夜叉,挡住问道:『那推水来的,是何神圣?说个明白,好通报迎接。』悟空道:『吾乃花果山天生圣人孙悟空,是你老龙王的紧邻,为何不识?』那夜叉听说,急转水晶宫传报道:『大王,外面有个花果山天生圣人孙悟空,口称是大王紧邻,将到宫也。』

西游记,第九回 (页1):

这正是路上说话,草里有人。原来这泾河水府有一个巡水的夜叉,听见了百下百着之言,急转水晶宫,慌忙报与龙王道:『祸事了!祸事了!』龙王问:『有甚祸事?』夜叉道:『臣巡水去到河边,只听得两个渔樵攀话。相别时,言语甚是利害。那渔翁说:长安城里西门街上,有个卖卦先生,算得最准。他每日送他鲤鱼一尾,他就袖传一课,教他百下百着。若依此等算准,却不将水族尽情打了?何以壮观水府,何以跃浪翻波辅助大王威力?』龙王甚怒,急提了剑就要上长安城,诛灭这卖卦的。旁边闪过龙子龙孙、虾臣蟹士、鲥军师鳜少卿鲤太宰,一齐启奏道

西游记,第十八回 (页2):

行者却弄神通,摇身一变,变得就如那女子一般,独自个坐在房里等那妖精。不多时,一阵风来,真个是走石飞砂。好风:起初时微微荡荡,向后来渺渺茫茫。微微荡荡乾坤大,渺渺茫茫无阻碍。凋花折柳胜揌麻,倒树摧林如拔菜。翻江搅海鬼神愁,裂石崩山天地怪。衔花糜鹿失来踪,摘果猿猴迷在外。七层铁塔侵佛头,八面幢幡伤宝盖。金梁玉柱起根摇,房上瓦飞如燕块。举棹梢公许愿心,开船忙把猪羊赛。当坊土地弃祠堂,四海龙王朝上拜。海边撞损夜叉船,长城刮倒半边塞。

西游记,第二十一回 (页1):

王母正去赴蟠桃,一风吹断裙腰钏。二郎迷失灌州城,哪吒难取匣中剑。天王不见手心塔,鲁班吊了金头钻。雷音宝阙倒三层,赵州石桥崩两断。一轮红日荡无光,满天星斗皆昏乱。南山鸟往北山飞,东湖水向西湖漫。雌雄拆对不相呼,子母分离难叫唤。龙王遍海找夜叉,雷公到处寻闪电。十代阎王觅判官,地府牛头追马面。这风吹倒普陀山,卷起观音经一卷。白莲花卸海边飞,欢倒菩萨十二院。盘古至今曾见风,不似这风来不善。唿喇喇,乾坤险不炸崩开,万里江山都是颤!那妖怪使出这阵狂风,就把孙大圣毫毛变的小行者刮得在那半空中,却似纺车儿一般乱转,莫想轮得棒,如何拢得身?慌得行者将毫毛一抖,收上身来,独自个举着铁棒,上前来打,又被那怪劈脸喷了一口黄风,把两只火眼金睛,刮得紧紧闭合,莫能睁开,因此难使铁棒,遂败下阵来。那妖收风回洞不题。

西游记,第二十四回 (页1):

却说那三人穿林入里,只见那呆子绷在树上,声声叫喊,痛苦难禁。行者上前笑道:『好女婿呀!这早晚还不起来谢亲,又不到师父处报喜,还在这里卖解儿耍子哩!咄!你娘呢?你老婆呢?好个绷巴吊拷的女婿呀!』那呆子见他来抢白着羞,咬着牙,忍着疼,不敢叫喊。沙僧见了老大不忍,放下行李,上前解了绳索救下。呆子对他们只是磕头礼拜,其实羞耻难当,有《西江月》为证:色乃伤身之剑,贪之必定遭殃。佳人二八好容妆,更比夜叉凶壮。只有一个原本,再无微利添囊。好将资本谨收藏,坚守休教放荡。那八戒撮土焚香,望空礼拜。

西游记,第二十八回 (页2):

小小洞门,虽到不得那阿鼻地狱;楞楞妖怪,却就是一个牛头夜叉

西游记,第三十八回 (页2):

八戒正叙话处,早有一个巡水的夜叉,开了门,看见他的模样,急抽身进去报道:『大王,祸事了!井上落一个长嘴大耳的和尚来了!赤淋淋的,衣服全无,还不死,逼法说话哩。』那井龙王忽闻此言,心中大惊道:『这是天蓬元帅来也。昨夜夜游神奉上敕旨,来取乌鸡国王魂灵去拜见唐僧,请齐天大圣降妖。这怕是齐天大圣、天蓬元帅来了,却不可怠慢他,快接他去也。』

西游记,第四十一回 (页1):

好大圣,纵云离此地,顷刻到东洋,却也无心看玩海景,使个逼水法,分开波浪。正行时,见一个巡海夜叉相撞,看见是孙大圣,急回到水晶宫里,报知那老龙王。敖广即率龙子、龙孙、虾兵、蟹卒一齐出门迎接,请里面坐。

西游记,第四十三回 (页2):

『这厮却把供状先递与老孙也!』正才袖了帖子,往前再行。早有一个探海的夜叉望见行者,急抽身撞上水晶宫报大王:『齐天大圣孙爷爷来了!』那龙王敖顺即领众水族出宫迎接道:『大圣,请入小宫少座,献茶。』行者道:『我还不曾吃你的茶,你倒先吃了我的酒也!』龙王笑道:『大圣一向皈依佛门,不动荤酒,却几时请我吃酒来?』行者道:『你便不曾去吃酒,只是惹下一个吃酒的罪名了。』敖顺大惊道:『小龙为何有罪?』行者袖中取出简帖儿,递与龙王。

西游记,第五十六回 (页2):

『你贵处到我这里,程途迢递,怎么涉水登山,独自到此?』三藏道:『贫僧还有三个徒弟同来。』老者问:『高徒何在?』三藏用手指道:『那大路旁立的便是。』老者猛抬头,看见他们面貌丑陋,急回身往里就走,被三藏扯住道:『老施主,千万慈悲,告借一宿!』老者战兢兢钳口难言,摇着头,摆着手道:『不不不不象人模样!是是是几个妖精!』三藏陪笑道:『施主切休恐惧,我徒弟生得是这等相貌,不是妖精!』老者道:『爷爷呀,一个夜叉,一个马面,一个雷公!』行者闻言,厉声高叫道:『雷公是我孙子,夜叉是我重孙,马面是我玄孙哩!』那老者听见,魄散魂飞,面容失色,只要进去。三藏搀住他,同到草堂,陪笑道:『老施主,不要怕他。他都是这等粗鲁,不会说话。』

西游记,第五十六回 (页2):

那婆婆真个丢了孩儿,入里面捧出二锺茶来。茶罢,三藏却转下来,对婆婆作礼道:『贫僧是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取经的,才到贵处,拜求尊府借宿,因是我三个徒弟貌丑,老家长见了虚惊也。』婆婆道:『见貌丑的就这等虚惊,若见了老虎豺狼,却怎么好?』老者道:『妈妈呀,人面丑陋还可,只是言语一发吓人。我说他象夜叉马面雷公,他吆喝道,雷公是他孙子,夜叉是他重孙,马面是他玄孙。我听此言,故然悚惧。』唐僧道:『不是不是,象雷公的是我大徒孙悟空,象马面的是我二徒猪悟能,象夜叉的是我三徒沙悟净。他们虽是丑陋,却也秉教沙门,皈依善果,不是甚么恶魔毒怪,怕他怎么!』公婆两个,闻说他名号皈正沙门之言,却才定性回惊,教:『请来,请来。』长老出门叫来,又吩咐道:『适才这老者甚恶你等,今进去相见,切勿抗礼,各要尊重些。』八戒道:『我俊秀,我斯文,不比师兄撒泼。』

西游记,第九十二回 (页2):

却说西海中有个探海的夜叉,巡海的介士,远见犀牛分开水势,又认得孙大圣与二天星,即赴水晶宫对龙王慌慌张张报道:『大王!有三只犀牛,被齐天大圣和二位天星赶来也!』老龙王敖顺听言,即唤太子摩昂:『快点水兵,想是犀牛精辟寒、辟暑、辟尘儿三个惹了孙行者。今既至海,快快拔刀相助。』敖摩昂得令,即忙点兵。顷刻间,龟鳖鼋鼍,鯾鱼白鳜鲤,与虾兵蟹卒等,各执枪刀,一齐呐喊,腾出水晶宫外,挡住犀牛精。犀牛精不能前进,急退后,又有井、角二星并大圣拦阻,慌得他失了群,各各逃生,四散奔走,早把个辟尘儿被老龙王领兵围住。孙大圣见了心欢,叫道:『消停消停!捉活的,不要死的。』摩昂听令,一拥上前,将辟尘儿扳翻在地,用铁钩子穿了鼻,攒蹄捆倒。

西游记,第九十三回 (页2):

『哥哥又说差了。师父做了驸马,到宫中与皇帝的女儿交欢,又不是爬山蹱路,遇怪逢魔,要你保护他怎的!他那样一把子年纪,岂不知被窝里之事,要你去扶揝?』行者一把揪住耳朵,轮拳骂道:『你这个淫心不断的夯货!说那甚胡话!』正吵闹间,只见驿丞来报道:『圣上有旨,差官来请三位神僧。』八戒道:『端的请我们为何?』驿丞道:『老神僧幸遇公主娘娘,打中绣球,招为驸马,故此差官来请。』行者道:『差官在那里?教他进来。』那官看行者施礼。礼毕,不敢仰视,只管暗念诵道:『是鬼,是怪? 是雷公,夜叉?』行者道:『那官儿,有话不说,为何沉吟?』那官儿慌得战战兢兢的,双手举着圣旨,口里乱道:『我公主有请会亲,我主公会亲有请!』八戒道:『我这里没刑具,不打你,你慢慢说,不要怕。』行者道:『莫成道怕你打?怕你那脸哩!快收拾挑担牵马进朝,见师父议事去也!』这正是:路逢狭道难回避,定教恩爱反为仇。毕竟不知见了国王有何话说,且听下回分解。

西游记 (Monkey King)附 录:

却说刘洪杀死的家僮尸首,顺水流去,惟有陈光蕊的尸首,沉在水底不动。有洪江口巡海夜叉见了,星飞报入龙宫,正值龙王升殿,夜叉报道:『今洪江口不知甚人把一个读书士子打死,将尸撇在水底。』龙王叫将尸抬来,放在面前,仔细一看道:『此人正是救我的恩人,如何被人谋死?常言道,恩将恩报。

我今日须索救他性命,以报日前之恩。』即写下牒文一道,差夜叉径往洪州城隍土地处投下,要取秀才魂魄来,救他的性命。

城隍土地遂唤小鬼把陈光蕊的魂魄交付与夜叉去,夜叉带了魂魄到水晶宫,禀见了龙王。龙王问道:『你这秀才,姓甚名谁?何方人氏?因甚到此,被人打死?』

三人望江痛哭,早已惊动水府。有巡海夜叉,将祭文呈与龙王。龙王看罢,就差鳖无帅去请光蕊来到,道:『先生,恭喜!恭喜!今有先生夫人,公子同岳丈俱在江边祭你,我今送你还魂去也。再有如意珠一颗,走盘珠二颗,绞绡十端,明珠玉带一条奉送。你今日便可夫妻子母相会也。』光蕊再三拜谢。龙王就令夜叉将光蕊身尸送出江口还魂,夜叉领命而去。

Note that all Yaksha 夜叉 here seems to be males, opposed to the female Yakshini. Also, they play minor roles. Such as minor guards. For pictures, see: Yaksha, 夜叉, Yaksh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