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我如何来到三维国,以及在这里的所见所闻

一种难以言传的恐惧攫住了我。我面前先是一团漆黑,然后又变成一片纷乱,根本不像是真用眼睛看到的景象。我看线不像线,看空间不像空间,甚至看自己都觉得不像自己了。我好不容易才能转动自己的舌头,于是便拼命叫起来:“这儿是个疯狂世界,要不然就是地狱!”

这位球用平静的声音回答道:“二者都不是。这儿是真知世界,是三维之国。你再睁开眼睛,平心静气她看看吧”

我睁开了眼,于是看到了一个新世界。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位真的可看见的圆,它比我以前靠推断和猜想捉摸出的圆更为完美。这个陌生形体的中心部分完全显露在我的眼前,但我却看不见他的心、肺和血管。我所看到的只是一个漂亮而匀称的东西 —— 你们三维国的读者们称之为球面,可在我们那里却找不出词语来称呼它。

现在,我在精神上完全被这位引路人折服了,于是喊道:“啊!您真是美和智慧的化身呀!我能看到你的内里,但那里怎么没有内脏呢?”他回答说:“你以为看到了我的内里,其实并非如此。我和二维国的国民是不同的种族,任何人也看不到我的内脏。如果我是个圆的话,你的确能看到我的肠胃,但我曾告诉过你,我是由许多圆构成的一个球体;就像立方体的一个面是四边形一样,球的外表轮廓表现为圆。”

虽然这位老师高深莫测的谈论仍令我困惑不解,但我原来的火气再也没有了。我从内心里开始崇拜他。他用温和的口气继续说道:“即令一开始时你无法深入了解三维国的情况,也用不着苦恼。你会一步步了悟的。让我们先一起回首你的故土二维国瞥上一眼吧。我会让你看看你常常思考和推断,但却从未真正看见过的东西 —— 一个可以用眼看到的角。”

“这不可能!”我叫起来。

然而,我在他的带领下梦游般地行进,直到他的声音又将我唤回现实:“看那边。那里就是你家的五边形房屋,还有住在里面的人。”

图 9
                                   __
   # ---- 五边形                 ,~ |~.
                              ,-~   |我~-.
   * ---- 六边形            ,~  #   |  的 ~.
                         ,-~\     ,~|    书 ~-.
   > 或 <              ,~    \ ,-   |      房  ~.
    ---- 三角形     ,-~  #   ,~ 子   ~. <听差   /~-.
                  ,~ \      ~ 儿       ~            ~.
               ,-~  # \ ,~  的            ~.  / 我    ~-.
             ,~       -~  我    门厅        ~/    的     ~.
             \~~~~~~/                         ~     卧    /
        北    \   #                        /~.妻子~.  室 /
         A     \   ,+  我的妻子           /   ~  的 ~-._/
         |      \,~      ______           ~.----  .房间
    西___|___东  \/                     /   ~-.我的~-./ 女子用门
         |    男子用门                      <  ~.女儿/
         |          / 我的孙子        /~.   <    ~-./
         |          \___ ____ __    _    ~-. <     /厨子
         |           \     |    |  |        ~.    /男仆
         南           \ *  |  * |  |  地下室  ~-./管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

                     >
                   警察                      < 警察

我往下看去,真地看到了我的家和家中所有的人 —— 在此之前,我只能靠推测想象到这一切呢。与我现在看到的情景相比,原来的推测和臆想是多么粗糙而朦胧啊!我看到在西北侧的几个房间里,我的四个儿子正安睡着;靠南墙的房间里是我那两个失去双亲的孙子。我的女儿、管家和仆人也都在各自的房间里,只有我的爱妻在为我的失踪而担心。她不在自己的房间里,而是在门厅里走来走去,焦虑地等待我的归来。刚才被我的喊声惊醒、跑到我房间里来的小听差,也正借口要弄清我是否昏倒在什么地方,向我书房的柜橱里张望呢。这一切都是我亲眼得见的,决不是凭推测得知的。我们越来越靠近我的屋子了,我甚至能看清柜橱里的两个钱匣,还有同我在一起的这位球先生曾提到的账本。

我被妻子的悲痛所感动,想要跳下去安慰她,可却发觉自己不能动了。我的同伴说:“不要为你的妻子担心,她的忧虑不会很久,此刻让我们眺望一下整个二维国吧.”

球先生一边这样说,一边再次同我在空间升起。我的视野一步步扩大。我生活的城市,城里每座房屋的内部,以及里面的人们,这一切都尽收眼底。

我为毫无遮蔽地暴露在面前的大地的种种奥秘所震慑,便对身边的伙伴说:“我莫不是成了上帝?因为我国的圣人说过,谁能看见一切,谁就是上帝。用他的话来说,便是只有上帝才是无所不见的。”

我的老师用不无嘲讽的口气回答道:“若真是如此,那么,我们那里的扒手和强盗岂非也要被你们的圣人当做上帝来崇拜了?因为他们也能看见你现在所看见的一切呀!请相信我,你们的圣人说错了。”

我:“可是,除了上帝,又有谁能无所不见呢?”

球:“我不知道。不过,我国的每个扒手或强盗都能在你的国度上看见一切,可决不会因此而能成为上帝。你们所谓的无所不见 —— 三维国里的人并不常用这种说法 —— 能使人更正直、更仁慈、更无私和更博爱吗?一点儿也不能。那么,它怎么会使人超凡入圣呢?”

我:“‘更仁慈、更博爱’!这可是妇女的品性啊!我们只知道圆比直线更高级,原因就在于知识和智能比情感更有价值。”

球:“我可不愿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不过,在我们三维国,许多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认为,仁爱比知识更重要,也更看重你们歧视的直线,而并不怎么欣赏你们顶礼有加的圆。好了,不谈这个了。看那边,你知道那座建筑物吗?”

远远地,我看见一个巨大的多边形建筑群。我认出了其中的二维国议会厅。在它的周围是一排排密集的五边形建筑,建筑物之间有成直角的通道,我认出那些是街道。

我的引路人说:“我们从这里下降吧。”我便觉出自己正在靠近这个巨大的市中心建筑。此时正值凌晨,是我们纪元的第两千年的第一天第一个小时。我国最高阶层的圆们正严格地遵照古制举行隆重的秘密会议。第一千年之始和纪元零年之始时,都曾有过这样的聚会。

这一次的会议已经开始了几分钟,有个完全规则的四边形正在宣读上一次会议的决议。我立刻认出这就是我的在议会里当秘书的哥哥。决议上有这样的字句:“鉴于曾有图谋不轨者出现,诡称自己曾得到另外一个世界的启示,并妄言能进行诸类蛊惑人心的演示,故每逢新的一千年的第一天,将有特命官员到二维国各地组织严格的搜查,逮捕此类误入歧途者。对这类人可径直处理,无须通过数学测量。凡属等腰三角形者,无论其顶角为何均以处死论;凡为等边三角形者,一律在处以笞刑后送入监狱:四边形和五边形则交地方管教所羁留;更高阶层的成员则直接押送首都,由议会审查和判决。”

这时,议会正在第三次通过这一决议。球先生对我说道:“听到你的命运了吧?处死或监禁在等着你这个三维真理的使者呢!”我回答:“不会的。我现在明白得一清二楚,真正空间的本质是十分明显的。我想就是对一个孩子,我也能让他明白。请允许我此刻就降落下去教育他们吧!”

“现在还是别忙着下去,”我的引路人说,“这是将来的事。此刻,我必须完成我的使命。你先留在这里别动。说着,他极敏捷地跳到二维国的茫茫人海中(如果我可以如此形容的话),而且正好落到议员中间。“我来了!”他喊道,“告诉你们,三维国的确是存在的!”

我看见,面对在他们面前不断变大的球的截面,许多年轻的议员真是惊骇不已。不过,主持会议的圆议长却了无惊慌之意。他做了一个手势,立刻便有六个最低等级的等腰三角形从不同方向向球冲去。“抓住了!”“错了,没抓住!”“没错,抓住了!”“他要跑!”“他跑掉了!”他们纷乱地喊着。

议长对那些与会的众议员诸圆说道:“诸位切莫惊讶,据只供我个人查阅的一份机密档案记载,在过去的两个千年之初时,都曾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当然,你们不会在议会之外泄露这种小事情的。”

他随即又提高声音对卫士们说:“逮捕这几个警察!堵上他们的嘴!你们应当知道自己的职责。”处置了这些可怜的警察 —— 不准泄露的国家机密的不幸的和不情愿的目意着 —— 之后,圆议长又对议员们说:“诸位,会议已经结束,我谨祝你们新年好。”离开前,议长又滔滔不绝地对我那位为人极好可又很不幸的哥哥说了一大堆话,说他由衷地遗憾,根据历史上的先例以及保密的需要,他不得不宣布对我哥哥实行终身监禁,还说好在用不着采取死刑 —— 除非他再把今天的事情捅出去。

第一部 关于这个国家

第二部 一维国和三维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