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徒劳一场的球又求助于行动

真是徒劳!我用自己最坚硬的一只角猛地向这个陌生人戳去,用足以杀死一个圆的力量向他压去,但只感觉到自己根本用不上劲,因为他从我这里滑脱开了,既不是向左,也不是向右,真说不出他究竟是怎样离开的。人虽然不见了,我还能听到这个入侵者的声音。

球:“你怎么不讲理?我本希望你 —— 一个通情达理的人,一个有造诣的数学家 —— 能成为一个三维真理的合格的热心倡导者呢!对于三维世界的真理,我一千年也只能宣传一次。可现在,我真不知道怎样才能使你相信我的话。且慢,有了。我来用行动代替语言来宣示真理吧。我的朋友,请听我说。”

“我已经告诉过你,从我所在的空间能够看见你们认为是密闭的一切物体的内部。例如,在你的附近,我看见你的小橱柜里有几只你们称之为盒子的东西(像二维国里的其它东西一样,它们既没有顶也没有底),那里面放满了钱。我还看见那里面有两本帐簿。我这就降下去,进小橱里去拿它一本出来。我曾看见你在半小时前锁上了那口小橱,还知道你拿着钥匙。……我从空间降下来了……你看,这些门原封未动……我已经拿到了小橱里的一个帐本……我又上升了……”

我冲到橱柜前面,使劲拉开柜门。真有一本帐不见了!陌生人又带着一阵嘲笑声,在房间的另一隅露面了。这时,那个帐簿也出现在地板上。我把它拣起来。不错,肯定就是刚才不见了的那一本。

我恐怖地呻吟着,怀疑自己是否失去了理智。陌生人又继续说道:“真的,你现在该明白了,我的解释是说得通的,而且也只有我的解释是说得通的吧!你们称为立体的东西,其实都只是极薄极薄的扁片;你们所谓的空间,实际上只是一个很大的平面;我在空中鸟瞰这些物体的内里,而你们只能看见它们的外皮。如果你能鼓足勇气,自己就能离开这个平面,只要稍稍升起一点或下降一点,你就会看见我所见到的一切。

“我升得越高,你的平面就离我越远,而我所能看见的就越多。当然,我所能看到的一切会越来越小。例如,我正在上升,现在我能看见你的一个六边形的邻居和他家的几个房间……我看见戏院里的十扇门都打开了,观众刚散场出来……在另一边有个圆正在他的书房里,坐在许多书边……现在我要回到你这儿,而且做为一个王牌证据,我将极轻地触摸一下你的内脏,看看你会怎么想。这对你不会有任何伤害,与你将能得到的精神上的收获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我正要提出抗议,突然感到腹内一下刺痛,好像还从我身体里发出一阵大笑。过了一会儿,这阵突如其来的疼痛消失了,只留下一点麻木感。陌生人又出现了,他渐渐变大起来,说:“我没有伤害你,是吧!如果现在还不能使你相信,我可就无计可施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我下定决心,再也不能让这个专横跋扈的神秘来访者肆意搞什么名堂让我的肚子发痛了,但愿我能成功地把他牢牢在墙上钉住一会儿就好了!

我又一次用我最坚硬的角向他戳去,还大声喊着,以把全家人叫醒前来相助。我相信,在我的攻击下,陌生人这下子看来很难再滑脱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已不再有什么动静。我觉得仿佛听到有人前来给我帮忙了,便加倍努力地顶住他,一边继续高声求助。

一阵猛烈的颤动通过球的全身。我好像听到他说:“不,绝不能这样。要么是让他服从理性,要么是我向文明的最后成果求助。”说完这句话后,他对我大声叫道:“没有必要让别人看到你所看见的一切!叫你妻子立即回去,不要让她进来!三维的真理不会就这样失败的。不要白白地等待又一个一千年的流逝!我听到她来了。你走开,走开!快离开我,否则你就得随我一道离开这里去三维国,你的结局如何可就难说了!”

“坏蛋!疯子!不规则的东西!”我叫喊着,“我决不放开你,你该受冒名顶替的处罚!”

“呸!你竟然敢这样说!”陌生人勃然大怒,“那你送死去吧!从你的平面上消失吧!一、二、三,跟我走吧!”

第一部 关于这个国家

第二部 一维国和三维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