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关于妇女们

如果说生有尖角顶角的士兵阶层是可怕的话,那么妇女简直就是可怖的了。因为若说士兵是楔子,那妇女就是针。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她们的两端都是尖的。此外她们还能随时使自己难以被人看到。因此,你可以想象得出,二维世界的女性是千万小觑不得的。

也许有些年轻读者会问:二维国的妇女怎么会让人看不见呢?我想,这个问题其实勿庸解释,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不过,考虑到可能有人仍不怎么明白,我就再说上几句吧。

把一根针放在桌上,使眼睛在与桌面平齐的位置上从侧面看它,你会完整地看见这根针;而若从一端去看它,则只能看见一个点,实际上几乎是看不见的。我们这里的妇女也正是这种情况。当一名妇女侧对着我们时,我们就能看见一段直线,而当她将生有一张嘴巴和一只眼睛 —— 这两个器官是生在一起的 —— 的一端转向我们时,我们便只能看见一个有光泽的小点了。一旦她将另一端对着我们,就连这点光泽也不存在了,简直就同无生命物体一样暗淡。因此,她们的后端就像是他们的隐身帽。(隐身帽是出现在欧洲许多国家童活里的宝物,谁戴上它,谁就会变得让人看不见。 —— 译者注)

妇女给我们带来的危险有多大,三维世界的读者现在一定清楚了吧!如果说撞上中产阶级可敬的三角形已经不无危险的话,撞上工人就足以造成划伤,与军官相撞则意味着受重伤,被列兵的尖角戳中就可能致死,而若碰到妇女的后端上,除了立刻呜呼哀哉之外怕不会有别的结果了。可是,当一个妇女是不可见的或只表现为一个无光泽的暗淡小点时,即使最谨慎的人也难免撞上哩!

为了把伤亡事故降到最少,二维国的各个地区在不同时期都颁布了许多法令。非温带区的引力较大,人们的运动较为困难,较为不自由,因而与妇女有关的法律自然也严格得多。下面三条法则概括了法典中有关妇女的方针:

(1)每座房屋在东边应开一仅为女性使用的人口,所有女性都要“以得体而高雅的姿态”从此门出入①,而不得使用西边供男人出入的门。

(2)在公共场合行走的女性必须不断地发出“轻柔的叫声”,否则将被处死。

(3)所有患舞蹈病、痉挛或伴有剧烈喷嚏的慢性感冒等会引起不自主运动的女性病人,一俟正式体检查明病情属实便应立即处死。

① 我在三维世界时了解到,你们那里的教堂也为村民、农夫和教师们设了专用门,并让他们“以得体而高雅的姿态”出入。

在一些国家,对可怕的女性有一条附加的法律规定,即所有在公共场合行走或站立的女性须不停地摆动自己的身体,以使她后面的人知道其存在,否则也将被处死:还有的地方明令女人外出时须有儿子、仆人或丈夫陪伴;更有一些地方要求妇女除宗教节日期间外不得离家外出。但是,我们最贤达的国民和政界人士发现,对女性的种种限制如愈演愈烈的话,不仅有使种族衰微、人口减少的危险,也使国内的谋杀案激增。因而,太严酷的法律只能使一个国家失大于得。

被有关居家和外出的种种限制激怒了的妇女们,常会对他们的丈夫和孩子发泄愤怒。在非温带地区就发生过妇女同时行动,把全村的男人在一、两个小时内统统杀光的渗案。上面提及的三条法规能符合管理较好的国家的立法需要,因此成了我们这里有关女性的法典的基本内容。

总之,安全环境的实现,不仅是立法的结果,也在于对妇女的切身利益有所考虑。因为一旦发生相撞时,虽然妇女向自身末端方向的急退能当场令人毙命,但除非她们自己能立刻抽身退出来,否则也会遭到自损躯体、甚至肢折骨裂的结果。

时尚的力量也于我们有利。我在前面说过,在文明程度不很高的二维地区,妇女们被明令在公共场合时必须不断摆动自己的身体。 而据我所知,在所有治理良好的地区,追求大家风范的女子都养成了做这种动作的习惯。人们认为,无论哪一个国家,如果非要靠立法机关进行强制性实施才能维持的话,那是很不光采的。上流社会的淑女是天生就具备这一懿德的。圆阶层的妇女都能够做出富于节奏感的、动作曼妙的摆晃,这使诸多等边三角形阶层的妇人们欣羡不已并竟相效仿,然而却只能像钟摆似地单调地晃动。不过,她们的这种有规律的动作,又使不少巴望着向上爬的等腰三角形的妻子们纷纷效颦,但总是连这一习惯也养不成。这样一来,在所有有地位的或者和睦的家庭中,妇女们便都有了摆动身体的习惯,从而使她们的丈夫和儿子至少不至于横遭无端伤害了。

这么一介绍,我们的妇女怕要被看做是缺乏感情的干面包了吧?其实不幸得很,脆弱的女性常为一时的激情所左右而置其它一切于不顾。当然,这是由她们自身不幸的结构必然引起的 —— 她们没有角,地位比最低等的等腰三角形还要微贱;她们智能低下,既缺乏思考判断;也没有远见卓识,还没有持久的记忆力。因此,一旦她们发起火来,就忘了自己的责任和身份。我确知这样的一件事:一个妇女毁了自己的全家,但半小时后,丈夫和孩子残躯刚刚被收拾干净,她的怒火也平息了,却又问起家里人都哪里去了。

显然,妇女若呆在有条件能转身的地方,男人就不应去激怒她们。当她们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时(女人的房间都设计得不让她们转身),你便可以自由自在地行事,她们全然无法干涉。由于她们的记忆力维系不了多久,因而尽管会因一点点小事就用死来威胁你,但过不了一会儿就事过境迁了,而且连你为平息她们的怒火而随便作出的许诺也忘得一干二净了。

除了军人这一较低阶层之外,我们的家庭关系一般是相当和睦的。军人由于不够稳重,不够明智,有时会捅出大乱子来。有些鲁莽的家伙不是把他们的尖角当做良好的防卫手段,而是频繁地将它作为进攻的武器;他们常常不按前述方式为女人修造房间,也总是在外面胡来而又不表示改悔。这些郁会激怒自己的妻室。此外他们又都认定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条死理,不像圆们那样会用甜言蜜语和漫天承诺来取悦太太。这些毛病都导致了残杀,然而,这也并非全无益处。许多特别野蛮和捣蛋的等腰三角形就这样被干掉了。我们的许多圆阶层成员还认为,细狭人等的减员是节制人口的最好方式,又可起到遏制革命的作用。

但是,即使我们那里最规则和最接近圆的家庭,在生活上也不能说有你们世界里那样合谐美满。没有残杀只可称作和睦,但在志趣和追求上却未必合谐。圆阶层的明达固然能保证家庭生活的安全,但其代价是舒适的消失。每一个圆或多边形的家庭中自古以来就有一个习惯 —— 现在则已成为我们较高阶层妇女的一种本能 —— 就是母亲和女儿总要把自己的眼睛和嘴巴一直对着丈夫和男友。倘若这些名门淑媛不这样做,就会被认为不吉利和失身份。你们很快会看到,这种习俗虽有利安全,可也有不利之处。

在工人或有身份的商人家中(这些人家的妻子在做家务时可以不把眼睛和嘴巴对着丈夫),当女人们除了只发出连续的轻柔叫声,而不让人看到她们在场时,至少会造成片刻的安宁,而这是较高阶层的家中无法实现的。高贵家庭中的妇女都怜牙俐齿、目光尖利,注意力又都放在一家之主身上。时光会在她们口若悬河的言谈中流逝,要机智巧妙地截断她们滔滔不绝的话头,怕要比躲开她们掉过身来的一刺还要困难。当做妻子的越来越没话找活、而做丈夫的越来越没有机谋、情绪或良知让她们住嘴时,真有不少男人宁可挨上她们那可怕然而无声的击刺而死,也不愿听着她们的喋喋不休而苟活呢!

三维世界的读者们会觉得,我们的妇女境遇实在悲惨。的确是这样。在我们这里,就连最卑微的等腰三角形男子,都有个人角度加大和整个阶层得到提高的指望。而妇女却没有改善状态的可能。“一旦入女流,终生为妇人”这是一条自然的法规。正是这种进化规律在她们身上的冻结,造成了她们的不幸。不过,她们没有希望的命运,倒恰好同她们记忆力低下 —— 既记不住过去,也记不住被告知的未来 —— 的状态相匹配。因此,妇女和我们整个社会的基本构成都能得以维系,这不能不令人赞叹造物主的安排呀!

第一部 关于这个国家

第二部 一维国和三维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