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关于二维国的国民

二维国里最高的成年人用你们的尺度表示约为11英寸(1英寸=2.54厘米),12英寸被认为是我们人体高度的极限。

我们的妇女是直线。

我们的士兵和最下层的工人是有两个边相等的三角形。这两条边各长约11英寸,第三边也叫基边,它相当短(一般不超过半英寸)因此他们有一个极尖利的令人生畏的顶角。其实,他们的基边可以小到不足1/8英寸的程度,这时,他们几乎与呈直线状的妇女没有什么区别。为了区别于其它形状的图形,我们也同你们一样,把他们称为等腰三角形。以后我就这样叫他们。

我们的中产阶级由等边三角形组成。

我们的知识界人士是四边形(我本人便属于这一阶层),绅士则是五边形。

边数再多的就是贵族。他们又分为几个等级,从六边形起,然后边数逐渐增加,最高贵的被尊称为多边形。最后,当他们的边数槽多(而边长同时缩短)到与圆没有多少区别时,就进入了圆的行列。圆是神职人员,属于最高的社会阶层。

我们还有一条自然法则:男孩总能比他父亲多生出一条边来。按此规律,每一代就会提高一个等级,直至成为贵族。这样,四边形的儿子是五边形,而五边形的儿子是六边形,以此类推。

但这一条规律不一定作用于商人,更少发生在士兵和工人阶层中。他们的边不全相等,这条法则不适用于他们。因此,一个等腰三角形的儿子依然是等腰三角形。然而所有的人(也包括等腰三角形)的后代都有希望最终上升到自己的等级之上。每当取得一系列军事胜利或经过勤奋的技术性劳动后,士兵和手工业工人中的较聪明者的基边往往会有所加长,同时另外两条边有所缩短。这些低阶层中的较聪明者,其儿女间的通婚(婚姻是由神职人员安排的)所产生的后代会更接近等边三角形。

在众多由等腰三角形父母产生的后代中,也会出现一些丝毫不爽的等边三角形。但这种情况极少发生。他们能取得等边三角形的证件①。要造就出这样一个等边三角形后代,不仅需要他的先人进行多少代的精心安排的通婚,还需要他们进行长期不断的节制和自我控制训练,并一代又一代地耐心而有系统地持续提高自己的智力。

① 来自三维世界的批评家可能会间:“要证件做什么呢?四边形的儿子自身,不就能证明他父亲是等边三角形吗?”我的回答是:任何一位女士都不肯与一个没有规则三角形证件的男于结婚。有时,一个稍不规则的三角形也会产生四边形的后代,但这类四边形的儿子几乎毫无例外地会表现出祖父辈的生理特点来,结果非但不是五边形,还可能返祖为三角形呢。

一旦等腰三角形的父母生出一个难得的纯正等边三角形来,周围远近的人都会将其看作一件大喜事。经卫生与社会部门进行严格检查后,如果证明这个婴儿是规则的,就举行庄严的仪式接纳他为等边形阶层的成员,然后立即把他从自豪却又痛苦的父母身边领走,交给没有孩子的等边形收养。养父母必须保证永远不让这孩子回他原来的家,甚至不让他把原来的家人看作亲属,以使他能健康成长,免得亲生父母的家庭影响潜移默化地使他再退回到先人的水平。

上述的偶然事件,不但使地位低下的下等人高兴 —— 这像一束微光,维系着他们摆脱悲惨境地的希望,也受到大多数贵族的欢迎,因为他们清楚地认识到,这种极少发生的现非但不会削弱他们的特权,反而能使他们更有效地阻止自下而起的革命。倘若有尖顶角的下等人无一例外地都绝无希望进入高级阶层,那么,他们就可能在暴动中拥立自己的领袖,他们会凭自己占上风的人数和武力,使大智大慧的圆阶层也难以应付。然而,行事慎密的大自然做出了宣喻:随着各劳动阶层在智力、知识和德行等方面的增长,他们的那些令人生畏的尖角也会以相应的比率张大而接近较为安全的等边三角形的内角。这样,最野蛮和最可怕的士兵阶层 —— 他们的智力几乎与妇女相当 —— 会在自己智能(这对他们决定如何使用自己的巨大刺穿力量是极有用的)的增长时,伤害力得到减弱。

大自然的互补法则是多么令人叹服!我简直要说,在我们二维国里,这种贵族社会构成的神妙起源是一个顺应自然的多么完善的证据!

多边形和圆们对这个自然法则的审慎利用,使人们对未来的无限希望不至破灭,从而几乎总能把暴乱扼杀在摇篮里。技术也来给法律和秩序助一臂之力。我们这里一般总能 —— 借助于医生略施医术进行人工牵引或压缩 —— 使一些较聪明的叛乱领袖变成完全规则的形状,并立即承认他们为特权阶层的成员;对于更多的不够标准的成员,则以最终会被封为贵族的诱惑把他们送入国立医院实行终身监禁;而对个别不肯低头的顽固分子则处以死刑。

至于那些乌合之众的等腰三角形策乱者,圆阶层的领导人则或以暗中收买的办法造成他们相互残杀,或更多地利用对方嫉妒和怀疑的弱点巧妙地进行煽动,挑起他们的火并而坐山观虎斗。在我们的历史上记载了一百二十多次大规模叛乱,还有二百三十五次规模较小的暴动,它们都是这样被平定的。

第一部 关于这个国家

第二部 一维国和三维国